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振亚的博客

 
 
 

日志

 
 

葡萄酒≈茶  

2009-10-10 12:44: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前的一个夏日,与一些德国朋友去法国南部普罗旺斯(Provence)的海滨城市土伦(Toulon做客。主人家的房子坐落在面向地中海的山坡上,海滩上人的喧哗声、海鸟的鸣叫声以及海浪的拍打声,随着轻柔的海风往山上涌,营造了特色的法国氛围

主人曾在德国就学,也算是我的同行,当时正在家里完成他的博士论文。有朋自远方来,法国人也同样不亦乐乎,热情地按照法国的规矩来接待了我们这些“德国朋友”。于是,我们也就托福消受了几日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中海式的悠闲日子。

法国人真是好酒,从早餐就开始问大伙有没有要喝酒的,中午我记不得吃过什么像样正餐,到了下午两三点主人就开始做道场似的大摆“龙门阵”,大小酒瓶一个个地端出来,还不时地介绍着各种口味的橄榄和其它小吃,并如数家珍似地给我们讲着法国葡萄酒。场面的隆重,架势的新奇,我只能是少见多怪,且终身难忘。

主人摇头晃脑地说着、拿着、点着;晶莹剔透的酒晃着、闪着、亮着;我朦朦胧胧地喝着、品着、尝着,不觉江南人家品茶的情形悠然袭上心头。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故事,也是和几位朋友一起去一个江南水乡小镇,就是现在家喻户晓的周庄。那时的周庄尚未成名,来一个过路人都是尊贵的稀客。

周庄整个就一个江南威尼斯,不通公路,人来客往只能是船行。在周庄小住的几天里,踏踏实实地品尝了几日江南水。按当地的习惯,早上一起床主人就沿着石板路去老虎灶打开水,先把茶泡好,然后准备好些炒蚕豆、毛豆节以及桃片话梅之类的小吃。河水围着人家,人抱着水壶,看着水,喝着水,闲话三皇五帝,感慨古往今来,水乡的时光就都有了着落。然而,那时的我涉世未深,还有很多梦,更渴望让人昏昏欲睡的酒醉,对于茶,除了解渴,还为未能品出几成滋味。

恍如在地中海岸边的小洋楼里看到周庄,有点时空倒错的感觉,不由地询问主人喝不喝茶,主人略略有点吃惊,马上善意地问我是不是不能喝酒,茶叶倒是有,不过法国人一般不喝茶,尤其是在喝酒时。因为我是中国人,可以例外。我知道他会错了意,告诉他,酒,我还能对付。于是,端起杯子一口而尽。心想,以我半斤烧酒的底子,这红葡萄酒,还不是糖浆?小菜!抹了抹嘴,用牙签挑了一个油泡橄榄。主人见我这举动,又是一惊,立即给我换上了小半杯白葡萄酒。我乐了:不至于吧,法国人,这就来白的了?顺手又来了个一口干。主人有些目瞪口呆,这次却没马上给我上酒,拿着一个酒瓶对我说:这是法国西南部波尔多(Bordeaux)的干葡萄酒,和刚才喝的本地酒不一样。他望着我进一步解释说:葡萄酒的主要区别在于葡萄的不同,同一种葡萄长在不同的地方酿出来的酒也不一样。波尔多(Bordeaux)是世界公认的法国名牌酒产地,但实际上并不比本地的葡萄酒好多少,只是要贵许多。边说着边又小心翼翼地往我的酒杯里加一点,让我尝尝,见我端起酒杯又企图一饮而尽,好客的主人这次终于忍不住了,拦住了我,一通开讲:葡萄酒要品,首先要观看,从酒的颜色里就可以获得一些酒的年份、质量和发展阶段等信息;其次是要闻,葡萄酒的香不只是葡萄,也不只是酒,也不只是葡萄加酒,里面还有许多人为添加和天然形成的层次,可能是苹果、橘子、柠檬等等,这种综合出来的香味才能形成葡萄酒多层次的幽雅。就这么一口吞下,不品其香味实在可惜。要先慢慢转动杯子能让酒更充分氧化后散发其香味,喝时先少量呷一口,漱口似的湿润口腔,慢慢吸入一丝气,静静分辨其香味……,逐渐把这种品尝推向高潮。要领是上口酒量不能太大,下肚速度不要太快。入乡随俗,客随主便。但由于有大口喝烧酒惯性,这种小打小闹的喝法多少有点别扭,只能把这葡萄酒当作茶道来对待了。

细想来,还真是那么回事:喝葡萄酒得慢条斯理而喝茶也要文绉绉地;喝葡萄酒要有模有样而喝茶也要规规矩矩;喝葡萄酒讲究细口啄而喝茶讲究小口呷;喝葡萄酒不需要大鱼大肉下酒而喝茶也不需要整鸡整鸭就菜;喝葡萄酒可以喝个通宵达旦而喝茶也无妨来个彻夜无眠。总之,喝葡萄酒和喝茶有那么几分相仿,都需要锦心秀口,方能得其真味。

    得道之后,效果果然不同。摇晃着酒杯,细细品尝从酒杯里漫溢出的清香;轻啜一口,体验醇厚甘美落喉的爽净;细吸口气,回味满口悠长的滞香。透过酒杯瞧瞧窗外,酒色浸染了的花卉呈现着梦幻般的色彩,在海风的吹拂中摇曳着,营造出天国般的雅致;花香合着酒香拼凑着浑然的和谐,与心灵产生奇妙的共振。此时,酒与茶的界限已经淡漠,白干的浓烈在这里显然已格格不入,不得不让人体验到,喝葡萄酒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主人好像十分理解客人的需求,各色葡萄酒一瓶接一瓶地上,各种话题一个接一个地聊,精心地为大家维护着这种优雅和谐的感觉。从葡萄酒到白兰地,从波尔多(Bordeaux)酒到普罗旺斯(Provence)酒,从干葡萄酒到起泡葡萄酒;从拿破仑到秦始王,从印象派到王羲之,从巴黎大餐到四川麻辣,品着,侃着,不知不觉转眼已是黄昏。主人拿出一个长相特殊的酒瓶说:今晚吃橄榄油泡章鱼,就白葡萄酒特别好,这是开胃酒,望大家喝得痛快。闹了半天才算明白,这一下午的猛喝居然只是个预习,现在才是正式开喝。粗粗估计了一下,我一个人怎么着也已喝了三瓶有余,合起来至少也有小半暖水瓶,涨鼓鼓的一肚子象喝了一下午的茶。然而,这还只是预习。看着其他人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由地有点心慌。按理,自己是属于烧酒的档次,而他们只是甜酒的级别,但看他们的喝法,就是一斤烧酒也挡不住啊。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喝烧酒呢?那不是更来劲更过瘾么?

站在法国土伦的山坡上,我端着高脚杯寻找过喝中国烧酒的冲动,只是觉得眼前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身周的各种巴罗克的线条、哥特式的构架,都无法刺激出喝烧酒的愿望。在这样的环境中,不要说能有喝烧酒的冲动,就连味觉中那点浓烈的烧酒味道的记忆都让我感到有那么点格格不入。很显然,不是任何酒都能在任何氛围中消受的。法国人喝葡萄酒而不喝烧酒,有所为有所不为,其中自有奥妙。粗略看来,法国人喝葡萄酒和中国人喝茶的情形有类似性,但两者差别也显而易见。至少在法国茶是替代不了葡萄酒的。或许是茶过于理性、矜持、温和,缺了点法国人所需要的那种活力,,也浇灌不出法国人所追求的那种情调,那种浪漫所以茶在法国一直都没有真正落根。

国人差不多和浪漫的法国人是同一时期开始接触茶叶的,他们见到了茶如同发现至宝,顿时把它纳入了本来已经颇为拥挤的生活里,被广泛地接受了。而法国人却似乎无动于衷,依然举着高脚杯晃溢着葡萄酒的幽香,可能是因为葡萄酒能兼顾着茶的清醒同时还承负着酒的迷茫,只有这样,法国人的生活才能就被浇灌得情趣盎然。

多年来,在我的记忆中,那地中海边的葡萄酒宴始终紧靠着周庄的茶桌,也常会错以为手中的高脚杯里倒满了茶水,一口葡萄酒竟然回味出的是许多对故乡茶的思念。也许就是这样,我逐渐从葡萄酒中见到了一些茶的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