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振亚的博客

 
 
 

日志

 
 

让世界考古学家傻眼儿的纳斯卡地画 ——纳斯卡(一)  

2009-10-11 20:55:00|  分类: 《秘鲁旅行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拙著——《秘鲁旅行笔记》

 

     秘鲁人也真会玩神秘,要么千百年来神秘神秘兮兮地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干什么,要么就随手搞出个让全世界考古人员都傻眼的Nazca  Line (纳斯卡地画)。地画中,有的象动物,有的象植物,有的象山水花草,有的象人物。可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完全回答------这些巨大的地上之图,是何年何月何日何人为何而作?一系列未知数,使Nazca  Line 如秘鲁面前的又一块厚重的面纱,把本来已经模糊不清的面貌遮得更加朦胧。

 

       纳斯卡是一个小镇。纳斯卡的机场候机室,就是一屋顶用草席铺就,共有四五间房,中间一个稍大的房子算是候机室的简陋建筑;机场的跑道,就是横在沙石头平整过的地面的一条柏油马路,汽车、飞机都可以在上面行走;一架每次可以上去三人的飞机,在忙碌着把排队的游客拉上天去再拉回来…..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机场的停机库。

      

    不过,  这一切都不可能对地画的质量以及观赏地画的质量有丝毫的影响。在我们前面去了又回的三个德国年轻人,一个劲的喊“Wunderbar! Wunderbar!”(神奇),正在准备上去的两个日本人和一直激动不已,接下来的两位英国人早已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

 

       总算轮到我们上机了。小飞机就象一个模型,不光是小,也十分简陋,外壳最多只有六七成新,给人的视觉效果是:一定没有精心保养,如同一台已经立了许多汗马功劳的拖拉机。把小命交给给这么一个家伙,心里直犯嘀咕。可是这种嘀咕很快就被地上图画的神奇所消化殆尽。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这飞机真的能飞上天。

  

机舱里噪音和大,所以要带上耳机,否则还真听不见司机的说话。小飞机一颠一颠开始加速,没两下居然真的离地了。一边上升一边盘旋,不一会就到了相当的高度,由于没有这种目测高度的训练,实在没法估计飞行的高度,总之,下面的房子看上去已经小到像芝麻那么一粒。这时,要是飞机哪儿出现一声“喀嚓”的噪音,明日准见报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我们就是坐着这飞机离开地面,上了天,看到了神奇的地画

  

飞机开得十分不老实,你坐着怎么不舒服它怎么来,刚找到一个舒服状态,飞机又把你扭到一边。同样是飞机,这玩意儿和波音747还真不一样。耳机里开始不停地传来驾驶员的声音,刚开始根本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也许是紧张地脑子已经不管用,或者是他的英语词汇太专业,或者是自己的英语水平太欠缺。等到听明白一句“right site(右面)”,望右下方一看,下面已经是无数条线条和几条机场报道横在地面上了。

  

      看到了。总算看到了!“猴子”!“蜘蛛!”“狗!”还有“宇宙员!”……  天哪!无法理喻的形状各异的巨大图案,尽数展现在蓝天下,在眼睛里。

 

       眼前强烈的视觉冲击强烈到整个人的精神活动已完全被它控制。这哪里是地上的画呀,这实在是一幅幅作给天神的艺术,凡人看了有点随受不住。这是一种黑白画,不,应该是灰白画,不妨也可以叫做灰白艺术,我们眼睛的分辨能力在这儿不起作用,因这片大地只有深灰与淡灰两种颜色,直、曲两种线条,就这样在这两种颜色之间不规则地穿行,从这个山头拉向那个山谷,然后换个角度,又拉上一条,不时地还横横地来一条,完全像顽皮的孩童在纸上随意画几下。可这些不规则的随意线条都十分笔直,一丝不苟,像是沿着尺边而画。这样,随意又变成了精心。精心,就是这些线条的魅力所有吧。

   

       尺寸巨大,是这些图画之所以神奇的关键所在。这么大的地画,古人们是怎样画出来?就当时的测量和计算技术、设计和图形结构能力来看,都是难以想象他们能绘制出如此精确、复杂的图形。作画的动机恐怕就是一个永久而迷人的疑问了!

 

      有很多说法来解释作画的的动机,主要有三种:天文学的天书说,宗教说,水利说。把路走成这个样子,除了宗教,恐怕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完成的。制作如此大规模的地画,无论是用脚还是用手加工,都不是件容易活儿,显然不可能只是为了艺术创作。人类为了点艺术情趣,恐怕还达不到这么个境界。只有宗教,才能让人如此执著了。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那个宇航员就画在山坡上。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卷尾巴猴子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又一尖嘴蜂鸟。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公路左边是瞭望台,台的两旁各有一幅画。在公路的比照下应该能感觉出一点这画的尺寸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108米高的猴子。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大地上有许多弯曲和笔直的线条,构成了惹人想多看一眼的图画。

  

    看地画,不得不提及的是一位神奇美丽的德国女性,纳斯卡地画的守护神,Maria Reiche 。如果没有这个女性把毕生岁月和精力,全部义务献身于纳斯卡地画的守护、探索和研究,今天我们还能否在幸欣赏到纳斯卡地画的神奇,就真是个未知数了!Maira为了保护这地画,曾要求政府不要在这一带盖建筑;还申请了把Pampas 这一带划为特别保护区,除了她本人或在她的陪同下,没有任何人可以随便进出;她还成功地劝阻了当地政府在这里开凿水渠进行农业开发的计划。

 

    从1946年(至1998年去世,终年96岁),Maria接过科索科教授的研究工作,她就只身定居纳斯卡,一直在无比艰苦的条件下,终身无偿地探索这个沙漠中的神秘艺术。 

 

从飞机上俯瞰西藏(二) - rbxerh.005885 - rbxerh.005885的博客

 Maria Reiche 建造的瞭望塔,有十多米高。

  

让世界考古学家傻眼儿的纳斯卡地画 ——纳斯卡(一) - 徐振亚 - 徐振亚的博客

 这圈螺旋形照片展示着玛丽亚的一生。

 

让世界考古学家傻眼儿的纳斯卡地画 ——纳斯卡(一) - 徐振亚 - 徐振亚的博客

 玛丽亚小姐正在她住卧室里的工作室部分工作(蜡像)。

 

让世界考古学家傻眼儿的纳斯卡地画 ——纳斯卡(一) - 徐振亚 - 徐振亚的博客

 玛丽亚小姐的生活环境:她的床和床头柜等均是原物。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