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振亚的博客

 
 
 

日志

 
 

实拍:趣味古国之旅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  

2012-02-20 18:43:00|  分类: 土耳其旅行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拍:趣味古国之旅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 - 徐振亚 - 徐振亚的博客终究是狮子奶,一杯下肚体魄立刻强壮起来。差不多两三点钟才睡下,可五点来钟就依稀听到一阵节奏规律的歌声。有点梦幻感,旋律柔和、迷人,不像文革时每天早上那一听就被彻底惊醒的军号声,反而还能伴随这优美旋律再继续陶醉了一阵,到了七点多钟已经精神抖擞。实拍:趣味古国之旅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 - 徐振亚 - 徐振亚的博客

起床,打开阳台,一股冷气袭来,一个激灵,一条幽蓝幽蓝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躺在眼前。太阳还没有显现,天边却已开始泛出紫红。月亮依然挂在海峡上,朦胧中和对岸依稀还看得见几束灯火相映成趣。这里曾是统领天下的帝国的京城,现在的高度和旁边君士坦丁堡老皇宫相当,能居高临下鸟瞰海峡和两岸的民居王府。眼前这景色想必120位东罗马皇帝还有世世代代居住于此的千千万万的臣民们都很熟悉。

这是个坐西朝东的观景台。景象中看得最真切的是这道海峡。它南北走向,长约30公里,最窄处800米,最宽处2400米,最浅为27.5米,最深为80米;往右(南面)是通往马尔马拉海口,喇叭形状,越来越宽,渐渐竟也漫漫无际;往北还是这条浩浩荡荡的海峡;正面(东面)的海峡相信是不那么宽的一段,既能和对岸遥遥相望,又不失其险要和雄伟;海峡对面是缓行的山坡,坡上都是民居住宅。它是欧亚大陆的天然分界线,又是东西方文化的分水岭,伊斯兰与基督教的区分点;它无意间守卫过二个横跨欧亚非的庞大帝国,阻拦了整个世界发展的轨迹;是对人类产生重大影响的一个地理因素。实拍:趣味古国之旅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 - 徐振亚 - 徐振亚的博客严格说所这视野并不宽广,这博斯普鲁斯海峡作为水域远比不上达达尼海峡宽,也没法跟长江比,只相当于一条不窄的中型河流。但海峡两岸的山丘多岩石,使得海峡里的流水清澈利落,不见泥浊。两岸民居遥遥相对,让人感觉很亲近。这里也有足够的水气,海峡间滔滔不绝水流有种波及心灵的动态感,使整个画面飘动起来;更重要的是海峡两头都通向大海,完全不同于山间的一泓细流,给人感觉很大气,也极有想像空间。北面的黑海碧波荡漾,四周有许多文明群落和商业重镇,还联着东欧、中亚和漫漫无际的亚洲大草原和西伯利亚大平原。向南穿过达达尼尔海峡就是蔚蓝的爱琴海,直通地中海——这个四周能排列出一串文明之都的“大地中央之海”。再往东面想像过去,那里有源源不断的香料、黄金,再往远东望去,那里是丝绸与瓷器的故乡。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儿是南北方向海路的必经之地,东西方向陆地的中央大道。在地理大发现之前,这儿也算得上是大千世界的中心地带;再加上坚实的希腊文化底蕴、彪悍的罗马气魄,国富民强经济实力,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颇有点世界主人公的感觉。在这居高临下的山坡上一站,看看世界,想想天下事,感觉挺好,唯独遥远的东方谜团似的有点堵心。实拍:趣味古国之旅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 - 徐振亚 - 徐振亚的博客大概类似于从岛国日本看泱泱大陆中国,东方这个概念在西方文明发展的悠悠岁月中一直占据着相当的分量,可以说西方人心中始终有个东方心结。借用萨达姆的话就是,“我们辉煌的时候你们还在树上爬呢!”。作为东方中国人的我,过去每字里行间见到西方人的这个东方情结就不免心生悦感,庆幸太阳升起的地方终究多占了几分曙光,隐隐为祖先的强盛自豪。现站在这山坡上隔着博斯普鲁斯海峡朝东方一望,算是明白这可笑的自作多情。过去实在是把西方人的眼界看得太远了。在他们的眼里所谓东方也就是地中海的东沿岸,因为,那里有几个强大的文明足以挡住西方人的视野。这正如中国人的所谓西域,也就是嘉峪关以西那一片。中国实在太远,在近代之前一直进不到西方人的视野,尽管通过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和中国早就有各式各样的往来,但对于中国整体性的关注那只是马可波罗之后的事。所以那么一本如此不精确、不完整介绍中国的业余游记,才能成为划时代的巨著。实拍:趣味古国之旅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 - 徐振亚 - 徐振亚的博客站在这坡上儿没法不想起我熟悉的远东的中(央之)国。能获得这种感受的是泰山,泰山是中国的帝王祭天或叫封禅的地方,但它也是小天下的地方,谁又能保证皇帝们那么喜爱登泰山只是为了冠冕堂皇的祭天,而不是为了捕获一点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的感受呢。所以中国称自己所在地是中原,周围只是东夷南蛮西戎北狄而已。

中国皇帝有微服私访,也有御驾亲征,但我在想近代以前不会有哪位中国帝王来这西戎蛮地造访,更不至于会登上这君士坦丁堡的山坡上眺望。其实那时并不缺交通条件,一条宽阔、悠长的丝绸之路从中原起始,直通这里。路面行人熙攘,只是多为胡人、蛮人,鲜有汉人,更少见达官贵人和王者。大道浩荡,上下搜索,却也见零星几个来自中原的身影:张骞,被誉为不惜远走他乡的中原第一人,丝绸之路开辟者,只是这位第一人和开辟者带了在这路上常来常往的匈奴人为向导。只可惜回来后没有也写本游记。总之,对于中原人来说,这条西行之路太长,太荒凉,能不上路则不上路,更不要说是帝王之尊。但我还真希望能有个例外,能给中国的把舵人多一个观看世界的角度。

东方人看西方是一片不毛之地,穷山恶水大戈壁,是之唯恐不及。据说张骞到了大夏,现在的阿富汗附近,曾派随从继续远行,有人曾到过北非、罗马等地,可也不曾因此而引起中国人对西方的兴趣。西方人却一直对东方有几分敬畏,即便是对不熟悉的远东也总怀着几分好奇,总设想那里是黄金铺地、人间天堂。两种不同的态度引起两种不同的行为:一个拼命躲避;一个使劲寻找。最后又得出两种不同的结局:一个找到了一群东亚病夫;一个终于没躲避掉来自西方花花世界坚船利器。我们人类竟玩过如此有趣的游戏。实拍:趣味古国之旅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 - 徐振亚 - 徐振亚的博客不觉海峡水面上的残月已渐渐淡去,点点灯火也在晨曦的辉映下消失,开始有更多的行船在水面上划着人字形来回穿梭,有巨大的货轮也有载满人的渡船,但用繁忙来形容这里的海面还是有点夸张。

这里作为罗马帝国的中心曾几度走向鼎盛,军事、文化强盛,是地中海世界名副其实的主宰帝国。盛世必有经济支撑。帝国处在南北东西的要道中间,经济发展曾一路走进良性循环。过客多,商业情报足,移民踊跃,人才济济,这些条件都是促成帝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这海峡上曾十分繁忙,光过路费这一项就使帝国的腰包鼓鼓。这里发行的金币索利都斯(Solidus),在地中海地区流通了八百余年之久,曾是经济流通中的硬货币,相当于现在的美元。甚至还流通到中国境内,近年在中国许多地方都有发现。只是时过境迁,今非昔比,现在的海峡已不再是世界经济的中心,就算是在地中海这个经济圈内,其地位也不再比从前。虽说眼前晨曦中的水面上还颇有几分热闹,但一想到当年的辉煌免不了有几分凄楚感。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